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起點-第三百三十三章 兵敗推薦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快,拖过来!”看着跪倒在地,无力施展的李元霸,吕布目光一亮,对着嘴边还溢血的雄阔海和程咬金道。
“世子,再晚些你可就看不到我们了!”程咬金鼓起余力,和雄阔海一起把李元霸拖到吕布身边,苦笑道。
两人都是硬抗李元霸的重锤,罗成和罗松出手在晚点儿,可能真就没了。
“稍后我亲自为你二人调理一番。”吕布说着话,目光却是片刻没有离开过李元霸,手中已经多了一盒银针,找准方位不断刺入李元霸体内。
“你……你……这是……做……做什么!?”李元霸想要挣扎,但让他恐惧的是,自己竟然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
罗成和罗松全力都只能刺破皮的身体,在吕布的银针面前,却是轻易地便刺进去,深深地扎入体内,却没有任何感受。
头一次,生出一种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李元霸一脸惊恐得快按着眼前盯着自己的男人,语气中已经带了几分畏惧。
人的恐惧多来于未知,对于甚少受伤,总有用不尽力气的李元霸而言,吕布这种让他瞬间失去力量的能力才是最可怕的。
“乖,睡一会儿!”吕布将最后一枚银针在程咬金惊悚的目光中,刺入李元霸的眉心,那么长一根银针,最后只剩下一个尾部的小球露在外面。
“世子,人还活着么?”程咬金试探着戳了戳李元霸的身体,看向吕布。
女儿香满田 冷在
“自然活着。”吕布点点头。
匆匆術法 小說
“那么长的针,这……”程咬金比划了一下,那么长的银针整个扎进脑袋里,人还能活着?
“这有什么,此处乃是一处密穴,上次为你们疗伤,也这般扎过,可以让人昏睡,进入一种假死状态。”吕布一边摸着李元霸的身体,一边道。
“我……我也有?”程咬金双腿一软,跪倒在李元霸的身体面前,呆呆地看着吕布,然后摸着自己的脑袋,涩声道:“世子,我这……不会坏了吧?”
“放心,我这针法,早过了用人相试的阶段,当年二贤庄倒是有不少罪徒因我学艺不精而死,如今基本不会,再说已经过去这般久,若有事,你还能在此与我说话?”吕布说着,扫了眼战场,看向众人道:“唐军已经开始败退,追,最好截住他们,莫使之入城!”
“是!”
众将这才反应过来,李元霸虽然拿下,但仗还没打完呢!
当下各自率兵出阵,从侧翼袭扰唐军。
李世民确实要退了,原本李元霸冲到吕布那里,他以为有了转机,谁想很快就没了动静,李元霸不知所踪,但显然出了意外。
虽说有了神武雷,但面对吕布,李世民最大的依仗还是李元霸,现在李元霸不知出了什么事儿,秦琼和王伯当的指挥下,魏军以弩阵不断压迫,哪怕不计损失冲上去丢雷,对方的震天雷也会先一步被丢过来。
几次互炸之后,唐军已经开始崩溃,而魏军却是以连弩迅速进行压制,加上雄阔海、程咬金、罗成、罗松腾出手来,这要再打下去,非灭不可。
本想以李元霸为核心,如同当初收拾刘武周、薛举一般平灭吕布,往日百试百灵的方式,这次却是不灵了,好似每次李元霸遇上吕布都不会有好下场,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却能降住天下第一猛人,也是怪了。
在侯君集、王君可等人的护卫下,李世民退回洛阳,李孝恭和李元吉也被打溃,这次进攻不但损兵折将,最要命的是折了李元霸。
“二哥,若等对方攻占了潼关,我们几乎就被困死了!”李元吉和李孝恭找到李世民,对方不强攻的话,他们死守洛阳也只是徒劳等死而已,神武雷只能守城,在进攻上根本比不上大魏那边各种兵器。
李世民何尝不知,今日那吕布分兵,一来是引他们出城,二来也是想要真的攻占潼关,将唐军主力困死在洛阳。
本想釜底抽薪,先将吕布主力打掉,谁知不但没能成功,反而让李元霸生死不明,如今李元霸没了,李世民如今对付吕布能依仗的最大底牌便没了,继续留在洛阳,可不就是等死么?
“世民。”李孝恭见李世民有些颓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战至此,我军已不可力敌吕布,当先撤回长安,只要守住潼关,我军便还有与之决战之机。”
如今李世民跟吕布差的并不是统帅能力不足,而是兵器上的差距,其实李世民之前也是吃过兵器的便宜的,他能迅速定鼎关中,并击败刘武周,又打进蜀地,除了李元霸之外,神武雷功不可没。
然而如今遇上了吕布,他那边利器更是五花八门,火神砲、震天雷、连弩以及今日才见到的连弩床,任何一样拿出来都足以媲美李世民的神武雷,更何况这么多一起拿出来,现在吕布打李世民就如同李世民之前打其他诸侯一般,都不需要太多的谋略火太出色的统帅,光是这些武器的简单配合,都能将李唐打的抬不起头来。
而更重要的是存量,李世民这边的神武雷已经不多了,而吕布有多少?这谁也不知道。
李世民叹了口气,看向李孝恭苦笑道:“叔父,我何尝不知?只是如今便是连夜突围,那吕布恐怕也有埋伏。”
吕布此人,可不只是会造杀器这般简单,李世民对吕布的研究那可是不遗余力的,此人往日里基本不出手,但每次露面,都是决断大事之时,无论筹谋还是统帅,此人都堪称顶尖,今日唐军战败,李世民可不相信那吕布会不防着他们突围前去救援潼关。
“如今若不走便是必死无疑,突围的话尚有一线生机可寻。”李孝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何取舍,便看你了。”
李世民默默地点点头,他曾经无数次想过跟吕布交手时的场面,这次交手一开始还抢得了先机,但接下来的事情,就脱离了他的掌控了,唐军在军备上差了吕布太多,现在李世民怀疑就算退回了长安,也守不了多久。
投降么?
一个念头突然在李世民脑海中闪过,但很快被李世民甩出了脑海,投降是不可能的,他很清楚投降的后果,不说李家和吕家的恩怨,当初柴绍带着瓦岗寨不少人出走,差点让瓦岗寨直接瓦解,若非当时吕布出来力王狂澜,哪还有今天的吕魏?至少吕古是绝对没这个本事的。
如果自己投降,抛开跟吕家之间的恩怨不谈,柴绍怎么办?吕布或许会放过那些跟着柴绍离开的瓦岗将士,但绝不会放过柴绍。
為了扭轉沒落命運,邁向鍛冶工匠之路
还有站在李唐背后的关陇门阀,以吕魏对门阀的态度,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家被打压的可能比其他关陇门阀都要厉害。
关陇门阀有退路,但他李家却没有退路,只能硬上了。
李世民看了看李孝恭,又看了看李元吉,深吸了一口气到:“此番撤军,吕布沿途必有埋伏,我等出城后,若有伏兵,只管杀出去,若没有伏兵,无论路上发生何事,一路赶至潼关便可!”
李元霸一失,洛阳之战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继续苦守洛阳,最后只有被困死一条路,撤军是他们现在唯一的一条活路。
“好!”两人答应一声,到了这个时候,也无需多说什么了,都是知兵之人,今日一战的损失,他们作为主将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城中已经军心不稳了,若再知道后路断绝,恐怕到时候不用吕布来杀,手下这些将士都会将他们绑了送过去,不直接送人头都是顾念旧情了。
趁着现在众人还不是太了解情况,以突围为由,还有生机。
当下众人整点行装,等到深夜后,各自率兵杀出城去,一路直奔潼关,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出城竟未受到丝毫阻拦。
越是如此,李世民就越小心,他知道吕布不可能这般轻易让他离开,易地而处,他也不会让吕布活着离开。
一路上十分小心,果然,在途经函谷关废墟时,脚下大地突然炸开,无数将士连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便被炸的支离破碎。
李世民早知会有伏兵,所以一直很小心,都是走在靠后的位置,所以当爆炸发生时,并未波及到他,但军心却是彻底乱了。
因为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的震天雷落下来,这又是什么东西?怎么能突然从地下爆开的?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一前一后两支人马杀出,让本已溃散的唐军更加混乱。
李世民不敢停留,伏兵出,另一方面也代表着这地上的炸药没了,当下带着亲卫直往前杀,只要杀到潼关,他们就得救了。
正是抱着这个信念,李世民不管不顾,疯狂逃窜,直到天明,没有发现追兵,这才松了口气,沿途收揽溃兵,一路疾行向潼关,然而当他们千辛万苦赶到潼关,看着通关上那飘扬的魏字大旗时,好似有一盆凉水当头坡下,包括李世民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手足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