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亂局暫平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人族领袖韩邈远,居然未敢鏖战到最后,便匆匆而去。
他一走,最尴尬的人当然就是秦珞了。
这位赤魔宗的宗主,急急忙忙地冲出浩漭以后,本意是要携手韩邈远,给虞渊制造点麻烦的。
但却被祖安给死死按着,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最终和祖安一样沦为看客。
可他毕竟是韩邈远阵营的一员,因韩邈远的离开,他忽然就无所适从了。
还有就是……他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了虞渊的战力和能量!
未入至高的虞渊,依仗着神剑、斩龙台和煞魔鼎,已具备和韩邈远一战的资格!
而雷宗的覆灭,魏卓无奈之下的逃离,说明那些普通至高都不是虞渊的对手。
普通的至高?秦珞不由苦笑起来。
他现在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普普通通的至高,他暂时还达不到檀笑天、林道可、韩邈远那个级别。1
也就是说,虞渊要是全力以赴的话,应该是可以斩杀他秦珞的。
想明白这点后,秦珞就很失落了。
“我将在天外游荡一阵子。”
驾驭着幽冥殿的幽瑀,因为韩邈远率先离开了,他显然也没兴趣再看下去,“嗖”的一声就远离了此地。
“我能和源界沟通。”
“近期,我都在做类似的尝试。源界之神虽然回归了深渊,可他在我们的世界,还留下了隐秘的坐标。我是要试试看,看心灵神石和源界,能否以此进行互通。”
幽瑀暗地里传讯。
“他的设想很伟大。虽然他失败了,但源界还有存在的价值。通过他构筑的源界,我们能去深入地了解深渊,为将来做准备。”
幽瑀一直没放弃对源界的探索,他和幽冥殿消失时,还在传来一缕缕魂念。
——唯有虞渊能感知的魂念。
“不,他不是真正的失败。”
虞渊心念一动,借助这条极其隐秘的线,对幽瑀回讯道:“在浩漭的地底深处,那团极致的地心之火中,有一道他的灵魂附体在黎会长身上。黎会长成了他抵御地火的盾甲,他是想通过黎会长接触到源魂。”
转瞬间,便以幽冥殿出现于万里外的幽瑀,消瘦干瘪的躯身猛然一震。
幽冥殿忽地停住。
幽瑀回过头来,他看着浩漭大世界的方向,眼神不断地闪烁。
如果他想,以他现今的修为境界,他能通过幽冥殿给阴脉源头传递消息,告诉阴脉这个可怕的事实。
他也可以暂时放下对源界的探索,尽快回归到浩漭大世界,先想办法处理源界之神的那道灵魂。
可他最终什么也没做,停留着深思许久后,他还是飘然远去。
幽瑀显然有他自己的打算。
“虞渊,浩漭?”秦珞略有些忐忑。
“林道可只是封禁千鸟界,并没有在那方神魂宗的天外领地,造下不可宽恕的杀孽。”送别了幽瑀以后,虞渊认真想了想,朝着秦珞说道:“我怒火暂消,不会再掀杀戮。”
秦珞立即松了一口气。
他是真怕没了顾虑的虞渊,脚踏斩龙台重返浩漭,将玄天宗、太渊宗、剑宗和寒阴宗的自在境、阳神境大修屠戮一遍。
没了韩邈远,也没林道可和檀笑天,妖族又离开了,谁能挡现在的虞渊?
他敢挡,他就会变成下一个魏卓!
“辕城主劳烦多照顾照顾。”虞渊轻声一咳。
此言一出,秦珞的心情更加放松了,他深深看了一下祖安和虞渊,没有多说什么话,掉头往那一轮大日而去。
“你最好是在浩漭的赤魔宗,而不是长居天外。”祖安悄声提醒。
秦珞离去的身影微颤,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回了一句:“祖老怪你能替我着想,让我很是感动啊。”
“不必客气。”祖安不冷不热道。
“源界之神另有一道灵魂,寄托在黎会长体内,他想通过黎会长越过地心之火。”虞渊重述了一遍。
祖安骇然:“你怎不早说?”
“早说给谁听?”虞渊奇道。
“给韩邈远听啊!这种事,本就是他责无旁贷的重任,他就该保证浩漭的根基不乱!”祖安急的跺脚,“玄天宗独占灵气鳌头,他又能抽离浩漭灵气,他就该多做事!”
“他处理不掉的。”虞渊轻轻摇头,“黎会长只要在里头不出,只要林道可就进不去,韩邈远就没辙。”
“你难道有什么高见?”祖安惊道。
“摄魂,还有龙颉,兴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虞渊摸着下巴,很认真地说:“龙颉挨了林道可一剑,居然一点事都没,让我有点出乎意料。摄魂么?我倒是也想看看,看看他和林道可的战斗!”
唤龙颉去碰林道可,就是想知道龙颉处于什么地步,有没有轰杀黎会长的可能。
“当然,如果龙颉和摄魂,我认为都处理不掉源界之神,那还是需要我亲自来。”虞渊语气淡定,自信地说:“待我封神,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之后,他和祖安又沟通了一番,两人便分道扬镳。
……
“秦宗主!”
“秦前辈!”
等到秦珞的身影,再一次被月亮之上的众人看到,那些人顿时嚷嚷起来。
周苍旻、章观宇和辕莲瑶挨着站立,处在一座暗红的宫殿前,等秦珞快飞逝过来时,三人急忙为他腾位置。
大多数时候,秦珞都坐镇在那一轮烈日,他偶尔要吩咐事情了,才会来月亮上。
“韩先生呢?”太渊宗一位长老小心问道。
秦珞略作犹豫,见每一个都在关心此事,便说道:“韩先生和虞渊未能分出胜负,因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所以韩先生就先行离开了。”
众人纷纷哗然。
“没有出结果么?”章观宇讶然道。
“两人战力差不多,当真拼杀到最后,恐怕会两败俱伤。”秦珞没说韩邈远临阵逃脱,没说韩邈远现在无人可用,只是道:“不久之后,在千鸟界将会有一场战斗,会关乎我们人族未来的局势。”
“谁和林道可?”
“世间,有谁能胜过林宗主?”
“秦宗主,我们也收到了消息,说龙颉也败在林宗主的剑下了啊!”
林道可的无敌之姿根深蒂固,这些常年待在外域星河的大修,都认为神魂宗那边找不出人能和林道可掰手腕。
“虞渊未进阶至高,可在战力上,已能和韩先生平起平坐。”秦珞苦涩一笑,叹道:“你们怎么就确信,神魂宗找不出另外一个人,能和林宗主叫板的?”1
这话一出大家忽然沉默了。
“近期,我不会在天外的大日,我要回赤魔宗静修。诸位,你们也无需长居天外了,因为天外的那些异族,几乎没任何攻击浩漭的可能性。”
咻!
秦珞化作一道炽烈的火焰流星,透过了浩漭界壁,径直向赤魔宗坠去。
——他还是听从了祖安的建议。
他也害怕如太始、天启般的神王,将会图谋他的本源神位,将他斩杀在天外的那一轮烈日中。
“虞渊竟然当真能和韩前辈一战。”章观宇喃喃道。
周苍旻感慨道:“我都不敢相信。”
月亮之上的其他人,不自禁地望着辕莲瑶,忽然觉得这个有“炽烈红莲”称呼的赤魔宗女子,一下子变得耀眼夺目了。
其中,许多女性的修行者,眼中有隐讳的嫉妒之色。
“辕丫头,天外,浩漭,你自己决定去留吧。”章观宇轻声道。
簡單旋律 小說
虞渊战力高到如此地步,连人族领袖韩邈远都难以言胜,谁还敢挑辕莲瑶和虞渊往来的刺?
从此之后,浩漭内外她能随意出没,也不必再担心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