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丹皇武帝笔趣-第2429章 姜毅的歸宿鑒賞

丹皇武帝
小說推薦丹皇武帝丹皇武帝
姜毅警惕了会儿,意志全面转移到地狱世界,强行掌控地狱法则,仔细窥探着那些黑丝和血丝。
渐渐地,意识里出现了飘渺而朦胧的画面。
黑丝碰撞出了星球崩塌的景象,而且很多很多。
一颗颗的星球在画面里凋零,一颗颗的星球在飘渺里崩塌。
血丝碰撞出的万物赴死的画面,不同的星球不同的画面,却都是同样的绝望。
无尽生灵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被命运蹂躏,被灾难淹没。他们呼唤着他们的星球,但星球已经沉寂、凋零。
姜毅默默地看着,仿佛感同身受。
每颗星球的崩塌,都让他感到撕裂般的痛苦,好像他在崩塌。
每颗星球万亿生灵的绝望,都让他感到强烈的无力和绝望,仿佛自己的子民在他的面前全部倒下,变成了血水。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丝和血丝开始交织,星球崩塌和万物赴死的画面交融。
痛苦和无力的感觉杂糅在一起,百倍千倍的爆发。
姜毅悲痛、愤怒、咆哮、怨恨、绝望……
他要呐喊,却发不出声音。
他要拯救,却身不由己。
他要逃离,却被困在那里。
黑丝和血丝继续交织,恐怖画面继续交融,冲击着姜毅,摧残着姜毅,淹没着姜毅……然后……突然的、毫无征兆的……消失……
无影无踪!
仿佛宇宙寂灭,万物绝迹,只剩下了无尽的荒凉、无尽的孤独,无尽的黑暗。
再然后,连黑暗都没有了,变成了虚无。
姜毅都感觉自己像是……消失了……不存在了……
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玄妙。
就好像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彻彻底底的从这个宇宙里被抹除了,而这个宇宙都不复存在,仿佛所有的所有,都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姜毅!!姜毅你醒醒!!”
“姜毅,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外面的世界里,天源和夜安然都惊骇后退,浑身法则波动,形成强烈的守护。
姜毅所化的人形星球正默默地站在那里,还是原来的模样,还是正常的能量,但星球所化的脸庞竟然出现了表情。
表情??
没错,就是表情!!
山河所化的面庞,在轰轰烈烈的挪移着,变成了表情!!
表情里有追忆,有迷茫,有沮丧,有哀伤,甚至还有放弃所有的淡漠。
最恐怖的是他背后的地狱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黑暗姜毅浑身蔓延出腥红的纹路,仿佛诅咒一般,密密麻麻的爬满整颗星球,而星球所化的脸庞同样出现了表情。
表情里狰狞,有怨毒,有疯狂,有暴虐,还有慨然赴死的决绝。
突然……
黑暗姜毅怒视着前方的荒原,发出嘶哑而狂怒的咆哮,然后开始剧烈挣扎,恐怖的蠕动,仿佛要脱离前面的姜毅,扑向那遥远的荒原深渊。
天源和夜安然都被这一幕吓到了。
而黑暗姜毅身体里爆发出的邪恶能量,竟然让他们受到冲击,仿佛要随着他一起毁灭。
夜安然世界里的天帝树剧烈蠕动,出现了模糊的轮廓,仿佛一双眼睛跨越无尽时空在这里显现,凝视着姜毅的剧烈变化。
“姜毅!!你受到影响了!!”
众妙天的星源焦急嘶吼,跟星核联系,让星核通过撼动生死战戟来影响姜毅。
但是,生死战戟已经被黑暗姜毅死死握住,血色诅咒从地狱星球里蔓延,爬满了战戟,甚至侵袭着星核的意志。
天源焦急的呼喊:“众妙天,这是怎么回事!解释清楚!你可没说荒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众妙天高喊:“你看看你受影响了?天源受影响了?我受影响了?这是我的原因吗?这是姜毅的原因!!”
天源调动能量,想要狠狠敲打下姜毅,看能不能惊醒,但注意到姜毅已经举起的生死战戟,还是压住了冲动。他怕自己一拳头砸过去,姜毅一战戟把他扫飞了。
就在他们紧张不知所措的时候,姜毅前面的身躯突然发出一声低语:“别紧张,我还在。”
姜毅的意志是两部分的,虽然后面暴躁,但前面还算清醒。
他虽然受到了影响,去不至于迷失,他无动于衷,只是在观察着地狱的变化,感受着地狱里传递的景象。
星球的崩塌、宇宙的寂灭,这不就是当初他被诡秘长子侵袭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吗?
只是这次更真实更强烈!
当时是旁观,这次是亲身经历,触动更深。
当时是被诡秘激发的,这次是受荒原刺激的。
那些画面跟两处都有关系吗?
不,当时被诡秘激发,应该是解除封印的觉醒。
这次则是真实的触动。
也就是说,他看到的毁灭画面,跟眼前的荒原有关?
姜毅还记得当时离开宇宙树的时候,出现过类似于渴望的微妙感觉,好像迫不及待要过来。
宇宙毁灭?
什么时候的事!
荒原跟宇宙的毁灭有关?
但是,姜毅还是同样的疑问,星球碎片是如何堆积到自己那里?就是为了塑造他?
这种所谓的记忆,又为什么封禁在岁月长河的前端?又是谁封禁的!!
他,诞生的意义何在??
真的只是宇宙树的随便拨弄吗?
姜毅突然有种冲动,要深入荒原调查真相!!
别的星球有进无回,他如果肩负着某种使命,或许……
那里就是自己的归宿!
归宿?
姜毅推演到这个词的时候,前面世界的万道法则安静了,后面世界的万道法则同样……安静了……
归宿?
归宿!!
姜毅在两个世界的平静里凝望着遥远的宇宙之眼。
那里有他诞生的原因!
那里有他存在的意义!
那里是他最终的归宿!
一吻沉欢:驯服恶魔老公
姜毅慢慢抬起了脚,要走向荒原,却在抬起后久久没有落下。
就在这一刻,前面的世界再次迸发出了紧张,后面的世界重新开启了躁动。
一个是制止,一个则是催促,
姜毅重新落下了脚,也强行掌控了两个世界的法则,让他们恢复正常的运转。
这一刻,天源、众妙天和夜安然他们都稍稍放下戒备。
夜安然世界里的天帝树也闭上了那双神秘的眼睛。
姜毅继续凝望着荒原,淡淡道:“天源,宇宙是否发生过破灭?”
天源保持着警惕和戒备:“在我诞生之后是没有发生过。为什么要问这个?”
姜毅又问道:“宇宙的历史多久了?”
“历史?宇宙的历史?”
天源突然被问住了:“我还真不知道。但通过星球的历史,应该能推断出来吧。以我来说,天帝境界开始化形到现在,五百七十多万年了。如果从我开启洪荒时代算,还要往前百万年吧。
也就是说,我诞生七百万年了。”
“其他的星球呢?”
“天帝级的星域大部分跟我差不多,少部分比我年轻,也有少部分比我多个几百万。”
“主宰呢?”
“主宰们岁月要长很多,有的是千万年前诞生的,有的据说是两三千万前了。你想到了什么,为什么要问这些?”
“星球的孕育非常漫长,尤其是前期的混沌聚集,往往需要更久更久,久到几千万。也就是说……”
“什么?”天源和夜安然都奇怪的看着姜毅,这是受到了什么激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