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我要做秦二世討論-第1032章若是解決不了阻力,那就解決產生阻力的人。推薦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嬴高从来都清楚一点,在冷兵器时代,人口永远都是发展的基石,大秦就是人口太少了,一旦吃到人口红利,他有绝对的信心打造一个盛世。
这也是他从进入嬴政的视线之后,便一直朝着嬴政提及,以及最后成为大秦国策的最大原因。
人口永远都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只有吃到人口红利,大秦才能马踏四海八荒。
如今的大秦,已经增加了三分之一的人口,一旦等到大秦帝国建立,就算是一如历史上一样,战争持续了十年,大秦人口最少也会增加一倍。
而之前的人口都已经成年,这意味着大秦国力暴增。
而且在这之后,还有始皇帝当政的十年,天下稳定,才是人口增加最快的时候,如此一来,等他成为大秦二世皇帝之时,大秦人口至少会增加一倍。
而那个时候,他才三十六七,正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年龄,若是他活到七八十,大秦人口最少也会达到六千万左右。
巍巍大秦,盛世当临。
心中念头转动,这一刻,嬴高对于凉州与夏州的人口迁移上了心。
因为他清楚,这关系到了大秦的安危,也关系到了他一直以来的那个宏伟蓝图。
心中念头转动,嬴高朝着张良,道:“这件事你来跟进,与国府官署协商,等孤攻下新郑,迁徒五十万韩人南下夏州。”
“记住这其中,只能是韩地的普通国人百姓,不能是韩地贵族,韩地贵族只能迁移于咸阳。”
“储君,迁徒五十万人,这背井离乡,必然会遭受到韩人的抵触,这恐怕很难………”张良脸色难看,朝着嬴高犹豫,道。
这个年代人,乡土观念极重,除非是活不下去了,否则很少去背井离乡。
闻言,嬴高突然转头看向了张良,眸光冰冷,隐约之间有杀机一闪而过:“既然你做不到,孤就找其他人去做。”
“孤相信,在生死之间,韩地百姓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突如其来的冷漠,让张良有些不适应,但是他心里清楚,嬴高这是给他机会,一旦错过,下一次机会什么时候来,谁也说不一定。
一念至此,张良脸色微变,朝着嬴高一拱手,道:“储君,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其中的阻力很大。”
“阻力大,那就解决它!”
说到这里,嬴高语气变得冰冷而肃杀,直接是朝着张良一字一顿,道:“若是解决不了阻力,那就解决产生阻力的人。”
说罢,嬴高转身朝着宫殿之中走去,范增示意铁鹰跟上,他故意落后几步,在张良耳边轻声,道。
“子房,储君虽然平和,但是他是大秦储君,平时有些事商量,但是,一旦命令下达,就只能是服从,也只有服从。”
“君主与百姓便是制造问题的人,而臣子便是解决问题的人……..”
说完,范增拍了拍张良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了,他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就需要张良自己悟了。
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悟透了才是自己的,别人就算是苦口婆心也没有用。
感受到了肩头的力量,张良眼中一片复杂,他心里清楚,范增是为他好,现在的嬴高已经不是当初了,没有人可以让嬴高连续失望两次。
司马师之所以安然无恙,那是因为司马师是从嬴高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的,在大秦,甚至于这个天下,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资格。
他明明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面对此事的时候,依旧是有些忐忑,范增的一番话,让他醍醐灌顶,也清楚的了自己的处境。
“为了家族!”
对于此刻的张良,他心心念念的便是家族了,通过这些日子,他对于嬴高的了解,自然是清楚,这位主的杀性很大。
一旦大秦破灭韩国,他没有足够的战功,得不到嬴高的重视,张氏必将会土崩瓦解,在战争中,一切权势与威望都将失去作用。
漫天战火中,一切都将土崩瓦解。
………
“先生,那位…….?”铁鹰见到范增一个人到来,双眸不由得微眯,道。
闻言,范增苦笑一声,道:“他终究是张氏的嫡长子,心态虽然已经转变过来,但终究是不如我等。”
“哈哈哈……..”
轻笑一声,铁鹰语气幽幽,朝着范增,道:“储君在中原,一直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状态,虽然霸道,但是也有一定的限度。”
“先生是没有见储君在凉州与极南地之上的征伐,那当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没有丝毫的例外。”
“当地人,将储君称之为人屠,阳间人屠,希望张良能够想明白吧!”
作为护卫,铁鹰也是看得出来嬴高对于张良的看重,但是,这并不能代表着张良就可以违背嬴高的意志。
听到这里,范增点了点头,语气肃然,道:“张良是一个聪明人,相信他能够想清楚的,这个世道,也只有聪明人才能活的更久。”
……..
五日后。
大明鎮海王
“储君,王上已经到了雍城十里之外……..”司马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朝着嬴高肃然一躬,道。
“嗯。”
点了点头,嬴高朝着司马师吩咐,道:“通知奉常,宗正以及先生,张良等人,随孤出城迎接父王。”
“与此同时,靖夜司的人掌控雍城,以保证父王安全。”
“诺。”
点头答应一声,司马师转身离去,他的任务极为的繁重,此刻嬴政已经到了雍城十里之外,以大军的速度,也只是一个时辰之内就会到达。
破界之路
而他需要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彻底的掌控雍城,将一切的不安定因素清除。
望着司马师离去,一旁的铁鹰突然开口,道:“储君,时间如此紧迫,要不要臣也去帮司马?”
“不用了!”
放下手中的茶盅,嬴高摇了摇头,朝着铁鹰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靖夜司每一年的投入之大,不下于父王对于铁鹰锐士的投入。”
“若是这样,靖夜司都做不到这一点,那靖夜司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