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青葫劍仙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論道伊始看書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就在梁言潜入监牢的同一时间,距离祈灵山山谷不远的位置,一艘巨型仙船在云层之间飞快地穿梭着。
仙船之上,金碧辉煌,琼楼玉宇,船头有五色霞光流转不定,船尾则有钟鸣鼓乐之声不绝于耳。
船行高空,将万里云层当作碧波海面,云海涛涛,卷起千丈巨浪,无数轻灵的灵气在底下翻腾不定,然而巨大的仙船却依旧四平八稳,船身连半点起伏都没有。
如此瑰丽的仙船上面,却只载了区区数百人而已。
只不过船上这些修士,修为最低的也有金丹中期,修为高的,甚至已经到了通玄后期。如此恐怖的实力,单独任何一个人挑出来,都是可以在南极仙洲开宗立派的存在,但在这艘船上却只如寻常人一般。
再看船头位置,并排站了七人。
有一男子面黑如墨,方脸阔鼻,身穿一套大红长袍,脸上神色不怒自威,此时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压迫感。
有一道士身披九宫道袍,背后背着一柄桃木剑,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时不时地还东张西望,似乎在打量沿途美景,与周围的肃杀之气格格不入。
有一女修,身姿婀娜,眉目如画,足下踩着九品莲台,身周还有各色花朵开开合合,仿佛历经春夏秋冬,从盛开到凋谢,都只在此女的一眸之中。
有一白须老道,身穿星月道袍,头戴紫金芙蓉冠,生得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周围还有祥云飘飘,看上去深不可测。
有一女修,虽然外貌看去已经年过三十,但却风韵多姿,身上一套碧蓝色的宫装,衣服上绣了海浪波涛,居然好似在流动一般,隐隐还能听到轻微的浪潮之声。
有一男子,身高七尺,剑眉星目,身穿一套青色法袍,面容俊朗,神态潇洒,好似神仙中人。
这六个修士,每一人的气息都是渊深似海、巍峨如山,寻常人见了,都要心存敬畏,不敢直视。
古怪的是,在这六人的中间位置,居然还站了一个孩童。
那童子生得浓眉大眼,额头光亮,身上穿着一套粗布麻衣,仿佛世俗农村里的小孩,看上去与周围六人格格不入。
但是看其余人的态度,居然隐隐以此人为首!
仙船破空,在云海中扬帆,瞬息之间就能遨游千里,底下有路过的散修或云游的方士见了,都吓得远远遁走,唯恐避之不及。
如此又过了半柱香的功夫,仙船渐渐沉入云海,拨开云雾,但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巍峨高山,光是山顶都有千里方圆,好似一根擎天石柱,耸立在天地之间。
山顶上方,耸立着九面旗帜,每一面都有百丈之高,分为白、黄、红、紫、深蓝、浅蓝、黑、青、橙九种颜色,分别插在山顶的九个方位,各自迎风招展。
每一面旗帜的下方,都有两名通玄境修士正襟危坐,两人互相配合,双手不停打出各种法诀,周围有十余名金丹境的修士盘坐在旁,似乎结成了一个护旗法阵。
这九面旗帜各自占了一个方位,偌大的山顶只剩下正南方还有空位,只是周围狂风呼啸,灵气紊乱,冥冥中有一股运势,似乎所有不利的东西都冲向了正南方。
“好个九大派!”
仙船之上,身披九宫道袍的道士忽的笑道:“这帮龟儿子用‘九行旗’操控风水,弄了个煞气冲斗,这是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啊!”
“哼!奇淫巧技,无甚用处!”面黑如墨的男子冷哼了一声,似乎对这种手段十分不屑。
“王重道兄此言不妥。”
身穿九宫道袍的道士嘿嘿笑道:“两阵交战,贵在先机。咱们无双城浩荡而来,没道理就先比别人先低了一头。诸位道友,且看我换个风火水雷,改一改这苍南山的运势!”
他话音刚落,单足便轻轻一踏,向前走出了仙船。
随着步伐踏动,前方虚空忽的扭曲变形起来,片刻后一个黑洞出现,居然从中冒出了一座古旧的香案。
道人抬手打出一道法诀,将案上的三个香炉焚了,袅袅青烟腾起,却不消散,而是向上直冲云斗。
紧接着,那道人又取下腰间的桃木剑,穿了一张黄符,在半空足踏罡步,口诵道经。
他第一步踏出,苍南山上就变了风势,原本统一吹向正南方的罡风瞬间凌乱起来,九面旗帜迎风乱舞,完全乱了章法。
第二步踏出,山顶周围起了明火,却不是烧在那些花鸟草木之上,而是凭空出现,朝着九面大旗的方向蔓延而来。
第三步踏出,道人拿桃木剑向地一指,山顶周围的云海卷起波涛,好似潮涨潮落,分分合合,冥冥中的运势已经完全改变。
最后一步踏出,道人拿桃木剑向天一指,剑上穿的黄符燃成一缕青烟,紧接着滚滚雷鸣从天而降,黑压压的雷云压将下来,直接落在了九大派的头上。
此时此刻,苍南山的山顶,火云旗下,一个赤面红须的老者正端坐在鸾车之上。
在他周围有数十个红衣修士,除了三个通玄真君以外,其余人都在围绕在老者的身旁,有的拿芭蕉扇,有的托金斗,有的奉茶,有的奏乐,还有容貌姣好的女修,在老者的鸾车中尽心服侍。
眼见半空中异象陡生,这老者也没了饮茶的兴致,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忽的笑道:“这手段,应是无双城的风玄子来了。这老道也是邪门,居然想操控风雷,改换水火。诸位道友,咱们谁去会他一会?”
他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杏黄旗下就传来一声冷笑:
“哼,风玄子来得好!本座有好长时间没和他打过照面了,今日正好会他一会!”
说话之人是个佝偻老者,骑在一头黑牛背上,脸上看不见五官,只有一张红色笑脸,好似面具一般,显得诡异森然。
他身后还有数十个身穿黄袍的修士跟随,只不过这些人大都低垂着头,互相之间也不交谈,看上去死气沉沉。
红须老者见此人发话,当即抚掌笑道:“甚好,那就由鬼脸道友打这个头阵,替我们杀一杀无双城的威风!”
“嘿嘿,诸位瞧好了!”
那鬼脸老者冷笑几声,下一刻身形突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半空之中腾起诡异黑雾,不断扭曲变化,最后化为三只巨大的鬼爪,每一只都有百丈之长,朝着风玄子所在的位置抓去。
那风玄子正在半空起坛做法,忽见周围风云色变,又见森然鬼爪凭空出现,当即笑道:
“我道是谁,原来是黄泉宫的鬼脸道友!咱们三百年未斗,今日倒要领教一番了!”
他话音刚落,就把桃木剑向前一指,周围云海翻腾变化,居然现出神枪、拂尘、宝剑、宝瓶、道书、鱼肠、铜钟等诸多法器。这些法器都由白云幻化而来,上面霞光四溢,灵气环绕,居然丝毫不比真正的法宝逊色。
风玄子的脸色风轻云淡,只是曲指轻轻一弹,那些法器法宝就统统往三只鬼爪上撞去,随着几声闷响传来,那些由黑雾组成的鬼爪就全都被撞成了青烟。
半空之中,一个人影踉跄而出,显得颇有些狼狈。
此人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黄泉宫宫主,鬼脸居士。
他的鬼爪法术被破,也不急躁,只是把手一拂,原本的红色笑脸消失不见,换成了一张黄色哭脸,接着手中法诀一掐,周围虚空开始扭曲变形,一个个黑洞凭空出现。
黑洞之中,鬼气森森,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下一刻,无数只恶鬼从黑洞中爬出,一个个痛苦哀嚎,好似厉鬼索命一般,争先恐后的朝风玄子爬去。
风玄子修炼的是道门正统,身上有纯阳护体,寻常鬼物沾之即死。
但鬼脸居士并非普通的鬼道修士,他有鬼道兵符,可以沟通地府阴神,召唤出来的鬼物不惧纯阳,身上鬼气还可以污秽道心。
如果被这成千上万的鬼物团团围住,哪怕是化劫境的强者也难以脱身。
风玄子识得厉害,也不想与这些鬼物纠缠,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望空一抛。
那符箓无风自燃,半空中忽然生出一股罡风,围绕在风玄子的周围,把那些靠近过来的鬼物吹得支离破碎。
凶横罡风之中,风玄子不慌不忙,把手中桃木剑往前一劈,居然将前方虚空劈开了一个口子。
下一刻,他伸出左手,直接捅进了虚空的裂缝之中。
鬼脸居士远远望见,心中没来由的一惊,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到了他这种等级的修士,已经隐隐能够预见到短暂的未来,而对于战斗中的预感,更是深信不疑。
鬼脸居士没有迟疑,心中念头一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黄色遁光,就往高空窜去。
然而他才刚刚移动,身后虚空就忽然裂开,一只蜡黄枯槁的大手从裂缝中探出,上面掌印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旁人看来,这只大手也没有什么花哨的举动,只是朴实无华的朝鬼脸居士抓去。
但只有鬼脸居士本人才能感觉到,在这只大手的笼罩之下,周围空间似乎被无限放大了,就算自己的遁速突破天际,也不可能逃得出这只手掌的笼罩范围。
“妙啊!”
仙船之中,白须老道抚掌笑道:“风玄子道友的眼光果然毒辣,所谓擒贼先擒王,与其和那些鬼物纠缠,不如直捣黄龙。‘乾坤一气手’锁住乾坤,掌控方圆,任你遁法通天,也逃不出风玄子的手心。”
他这番话虽然是吹捧,但说得也确实有理,船头的几人都是默默点头,唯有站在最中间的麻衣童子摇了摇头,叹道:
“傻徒弟,鬼脸老儿没那么好对付的…………”
话音未落,半空之中异变陡生。
只见那鬼脸居士把手一抹,脸孔又换,黄色哭脸换作黑色怒脸,身后竟然显出一尊法相,三头六臂,手持铁链、邪玉、古镜、宝剑、冥纸伞和鬼火幡。
如果梁言在此,必能认出,这法相的模样,和当年在齐云窟中由黄泉七鬼召唤出来的魔像十分相似。
只不过那黄泉七鬼是靠法宝召唤出来的法相虚影,而眼前却是一尊货真价实的邪神。
这邪神脚踩黑云,手中法宝挥动,把冥纸伞和鬼火翻祭在半空,荡起无边黑云,又把手中的铁链、宝剑一齐打向蜡黄手掌。
砰!
史上最牛宗门 陆秋
随着一声震天巨响传来,风玄子吃通,慌忙把手一缩,从虚空裂缝中抽了回来。
此时低头看去,就发现自己的手掌上已经布满了黑斑,一股腐朽焦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呕。
“好厉害的法相,居然破了我的‘乾坤一气手’!”
风玄子神色一肃,面对滚滚而来的黑云,却没有半点畏惧之意,而是抬手一拍顶门,脑后生出三道霞光,分作青、金、银三色。
其中金、银二色霞光犹如天上流星,璀璨夺目,在半空中激荡起层层波涛,瞬间就把迎面而来的黑云给冲散了。
剩下那一点青色灵光,看上去懒洋洋的不动,但其实每次在半空闪烁一下,就直接横跨百丈,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鬼脸居士的头顶。
“三曜神光!”
苍南山山顶,白云旗下,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讶然道。
“一百年前,他还在无双域外与人交过手,当时可没用这门神通啊!”
“哼,这老道油滑得很,或许他早就已经修成了这门神通,只是一直隐而不用,等到与人生死交手的时候,对方必然会吃个大亏!”赤须老者双眼微眯道。
青竹旗下,一个素衣女子轻轻叹道:“三曜神光共有‘金甲’、‘银辉’、‘青灵’三种神光,其中这‘青灵’最是难缠,可以封人经脉窍穴,一旦被它笼罩便无法脱身。鬼脸道友一时大意,如今怕是败局已定了。”
此女的声音十分轻柔,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惋惜,而她话音刚落,不远处就有一个粗野的嗓门喊道:
“云仙子莫要气馁,待某家前去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