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在亮劍當戰狼-第370章 大場面鑒賞

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王野现在提出彻底化整为零。
就是完全推翻了之前的方案。
但是仔细想想,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稍稍停顿了下,又野又说道:“我们独立团现在一共有三个营、十三个连、一百二十多个班,如果将全团以班组为单位化整为零,就至少可以覆盖到一半以上的村庄,就能形成以老带新的有利局面。”
“以老带新?”赵刚若有所思。
“对,以老带新。”王野点头道,“这次外出我们不是在谷家峪呆了十几天?谷家峪民兵队已经扩充到五十人,而且战斗力也有了很大提升,跟主力部队肯定是没法比,但是跟一般的区小队、县大队比,那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经验,已经不遑多让。”
李云龙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了老兵带队,各村的民兵队就可以快速提升战斗力甚至有可能突破封锁?”
王野说道:“团长,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能够突破鬼子的封锁。”
顿了顿,王野又道:“我们离开谷家峪的时候,谷家峪的环壕差不多已经挖好了,整个环壕长度大概为一公里,宽度大概十米左右,深度大概在六米,沿着环壕有五个碉堡,碉堡是用土砖砌的简易碉堡,而且每个碉堡都只有十几个鬼子伪军。”
“这样的守备兵力,用来封锁民兵和百姓已经是绰绰有余。”
“但是要想封锁住我们一个班的正规军,那就是痴心妄想。”
“不对吧?”刑志国提出反对道,“小王,十米宽、六米深的环村壕沟可不是那么容易跨过的呀,何况壕沟外还有五个碉堡。”
“不跨沟。”王野道,“再挖地道。”
李云龙眼睛一亮说道:“小王你是说,挖更深的地道?”
“对。”王野道,“鬼子挖的壕沟有六米深,那我们就挖十米深的地道,直接挖到壕沟外面的地下,挖地道的工程量可比挖壕沟小多了。”
“毕竟我们只需要挖短短的一段地道就行。”
“外头的地道,还有村里的地道都是现成的。”
赵刚问道:“小王,鬼子挖深壕时,遇到露出的地道口是怎么处理的?他们有没有派民夫深入地道大肆搞破坏?”
雪待初染 小说
“并没有。”王野摇头说道。
“只是夯实了暴露的地道口而已。”
“所以我们只要在六米深的壕沟下再挖一条更深的地道,就可以把原本的地道重新连接起来,这样村外的地道就能重新利用。”
“这一来,就能够对守在各村的鬼子伪军形成内外夹击。”
“就能以零敲碎打的方式一点点地啃掉守在环村深壕和六道封锁沟上的鬼子伪军,而且鬼子伪军还没有办法回击我们,等到守在各村以及六道封锁沟上的鬼子伪军被我们啃得差不多,鬼子的这次扫荡也就彻底瓦解了。”
“不对吧。”赵刚道,“你是不是忽略了鬼子的机动部队?”
“并没有。”王野道,“因为小鬼子的三支机动部队此时应该还在围攻浮亮山要塞。”
“浮亮山要塞?”李云龙讶然说道,“小王,你刚才不是说浮亮山要塞不守了吗?怎么又说鬼子的机动部队在围攻浮亮山要塞?”
“我只是说团主力不用守浮亮山要塞了。”
王野摆摆手说:“可没有说要直接放弃要塞。”
“就是说要塞还是要守?”李云龙道,“谁来守?”
王野道:“把警卫连留下,炮连也留下,跟我们战狼中队一起守要塞。”
顿了顿,又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鬼子在发动试探性攻击之后,一定会对浮亮山要塞采取围困之策。”
“所以,在初期我们的防御压力不会大。”
“只有等到各村的民兵攻势越来越猛烈,鬼子的环村深壕以及外围的封锁沟摇摇欲坠之时才会意识到问题,然后鬼子才会发起猛攻。”
顿了顿,又道:“所以,我还有一个提议。”
“你说。”李云龙严肃地说道,“什么提议?”
王野道:“计算好秋收的时间,在秋粮还没成熟之前,主力部队和各村民兵尽量不要出村,就隔着环村深壕跟鬼子打冷枪练枪法就好,只有等到秋粮快成熟,才可以从地道出村向鬼子伪军发起攻击,然后在主力部队和民兵作战之时,各村百姓就抓紧时间抢收秋粮,这样最多两三天,就能把秋粮抢收完毕。”
“等到鬼子反应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秋粮早已经进了地道,环村封锁壕和五道封锁沟也是摇摇欲坠。”
“这时候鬼子最多就孤注一掷,向着浮亮山要塞发起最后的总攻。”
“对啊,鬼子发起总攻怎么办?”赵刚道,“你们这点兵力守不住。”
“守不住,就索性不守。”王野微微一笑说,“把要塞外层的那几条主干通道炸掉,然后退守要塞核心。”
说此一顿,又笑道:“不出意外,鬼子这时候的粮食应该也不多了,他们还能在浮亮山跟我们耗几天?”
“好办法!”李云龙道,“我看行。”
赵刚和刑志国对视一眼,也说道:“我们也没有意见。”
“好,那就按这法子办。”李云龙道,“老赵还有老刑,你们赶紧走,由我和小王留下来守浮亮山。”
“不行,老李你不能留下。”
重返七歲 小說
赵刚断然否决:“要留也只能是我留下。”
刑志国道:“老李,老赵,还是让我和小王留下吧。”
无论赵刚、刑志国还是李云龙,自然都看得出来,留在浮亮山的危险性是最大的,因为留在要塞需要面对鬼子的主力部队,如果跟着化整为零的各个小分队分散到各个村庄,安全就有很大保障,因为只需要面对少量的鬼子以及伪军。
面对危险,八路军干部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上我先。
“你们俩就不要跟我争了。”李云龙一挥大手说道。
“我是团长,打仗的事我说了算,你们俩得听我的。”
赵刚当即就要反驳,不过没等他说话王野却先发声了。
“团长,你还真不能留下。”王野道,“因为外面的小部队零敲碎打到了一定火候,当鬼子的环村深壕成了摆设,几道封锁沟也被渗透得千疮百孔,部队肯定就需要再次集结,以对鬼子发起更大规模作战,这时候就必须要有你的坐镇指挥。”
“这样啊。”李云龙点点头,又说道,“你说得有道理,那我走。”
赵刚又对刑志国道:“老刑,你也是鄂豫皖出来的老红军,军事斗争经验比我要丰富得多,所以你也别跟我争,就让我留下来吧。”
刑志国道:“那好吧,我跟老李去外面。”
王野哦了一声又说道:“哦对了,这样的话,大孤镇、青云镇还有李家镇就不能太快放弃,至少需要拖上一两天,以便于将弹药转运到各个乡村。”
赵刚便道:“老李还有老刑,你们先走,电话我来打。”
李云龙和刑志国便不再矫情,带着各自警卫员离开。
赵刚则一把抓起电话,说道:“给我接青云镇。”
“张大彪吗?我是赵刚,情况有变。”
“你们一营则坚守青云镇至少两天。”
……
平安县城,近卫第二师团部。
龟川清道:“师团长,攻击青云镇、大孤镇还有李家镇的部队都遭到了独立团的强力狙击,看来我们之前的判断是十分正确的。”
“青云镇、大孤镇还有李家镇的确是浮亮山匪区的外围防御支撑。”
“而八路军独立团也确实在这三个镇部署了重兵,只是没有想到,部署的守备兵力竟然会有如此之多。”
“很多吗?”宫野道一问道,“有多少?”
龟川清道:“根据前沿部队反馈回来的消息,每个镇的守军至少一个营。”
“纳尼?至少一个营?”宫野道一闻言便愣住,“不可能吧?搞错了吧?八路军独立团总共也只有一个团的兵力,把全部兵力部署在三个镇?”
龟川清道:“估计是把土八路也给计算上了吧?”
“土八路?”宫野道一唔了一声道,“你是说八路军的民兵?”
“对,八路的民兵。”龟川清点头道,“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
宫野道一目光一冷,沉声道:“我不管八路军在三个镇上部署了多少人,三天之内必须摧毁三镇的地道网络及防御设施!”
“哈依!”龟川清重重顿首。
……
青云镇、大孤镇还有李家镇都已经爆发了巷战。
这三个镇上的巷战,就比谷家峪的场面大得多,也要残酷得多。
王野回到大孤镇时,三营刚刚在县大队的配合下打退了鬼子的第一次进攻。
仅仅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只投入了一个步兵小队,突入还不到一百米。
“快点,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孙彬从掩蔽所中冲出来,挥舞着手枪大喝道,“只捡枪支弹药,其他的都不要捡,大伙抓紧时间。”
然而话音刚落,就招来了沈泉的一顿臭骂。
“老孙,不要命了。”沈泉破口大骂道,“赶紧回来。”
沈泉话音刚落,头顶便响起吱吱的炮弹尖啸声,鬼子的第二轮炮击开始了,跟鬼子步兵几乎就是无缝衔接,中间一丁点空隙都没有。
“我艹!”孙彬咒骂一声,又赶紧逃回到掩蔽所。
十几个准备打扫战场的新兵蛋子也赶紧跑了回来。
就在孙彬离开大街后不到两秒钟,一发炮弹就落下来。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孙彬刚刚站立的地方已经多了个大坑。
硝烟散尽,看着仍还在袅袅冒烟的弹坑,孙彬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驴日的。”孙彬有些咋舌的道,“鬼子步兵刚刚撤走,炮击就马上开始了,鬼子炮兵就不怕打到自己人吗?”
“鬼子炮兵就这么狠。”
沈泉说道:“习惯了就好了。”
孙彬嗯了一声,忽然又说道:“我怎么感觉头有些沉?”
“艹,毒气弹!”沈泉吓了一跳,赶紧大吼道,“鬼子用了毒气弹,大伙快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再扎紧袖口和裤奶,进入地下防毒掩蔽所,快!”
鬼子不光用了毒气弹,还用了硫磺弹,存心要摧毁镇上所有建筑。
道理也很简单,留着建筑就要打巷战,打巷战对于日军来说无疑是很不利的。
如果摧毁掉所有建筑,巷战就变成了阵地战,日军就可以充分发挥出兵器以及火力上的优势,对八路军形成碾压。
鬼子的意图基本可以说达成了。
大孤镇、青云镇还有李家镇上的建筑很密集,而且基本都是木头结构的房屋,几百发硫磺弹砸下来,很快就燃起滔天大火。
这下鬼子直接就没办法再进攻。
八路军也被大火堵在了地道中。
……
大火燃烧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下午还在烧。
毛利广博举起望远镜,只见整个大孤镇的上千间房屋大多已经毁于这场大火,偶尔看到一栋孤零零的砖房矗立着,也基本没了屋顶房檐。
只有外围的房子还没有烧完,还在继续燃烧。
但是毛利广博已经不想等了,回头吩咐通信兵道:“命令,步兵第四中队以及战车第一小队立刻进入大孤镇,扫荡残敌。”
“哈依!”通信兵迅速打出旗语。
早就已经分批进入到出击阵地的日军步兵还有坦克兵部队,便立刻从三个方向,同时向大孤镇发起向心攻击。
異空鬥士
毛利广博再次举起望远镜往前看。
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小队的步兵在两辆坦克的引导之下,从大孤镇南边的主街口大摇大摆地进入,大孤镇上却是一片寂静。
……
地底下,掩蔽所。
看到王野快步进来。
坐地休息的十几个战狼队员便纷纷起身。
孙彬也是眼睛一亮,欣喜地说道:“王参谋,你终于来了!”
沈泉也是嘿嘿一笑,说道:“老王,我还以为你狗日的不会过来大孤镇了呢,那你可就要错过这次的大场面了。”
王野没有多说废话,问道:“团部的命令接到了吗?”
“接到了。”沈泉点点头道,“让我们坚守大孤镇两天,现在就只剩下一天了,完成任务不难,我就怕打不过瘾。”
“你以为这是在吃席啊?”
王野没好气道:“还吃个过瘾?”
“那可不就是吃席。”沈泉道,“团长不是曾经说过,咱们独立团什么时候改善伙食?就是遇到鬼子的时候改善伙食,改善伙食在我的理解那就是吃席,所以跟鬼子作战,以我的理解就是吃席,就是改善伙食。”
“哈哈。”在场的干部战士哄然大笑。
也就是独立团的骄兵悍将,把打鬼子当成吃席。
王野欣赏这种大无畏精神,这种战略上的对敌人的藐视。
鬧婚之寵妻如命 辰慕兒
但是战术层面,却必须足够重视敌人,当下王野又说道:“进镇之前,我远远地看了一眼,火快要熄灭了,鬼子估计快要进攻了。”
“这次的进攻,鬼子就肯定会投入主力。”
“我对你们的要求就只有一个,保全自己。”
“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之下,再考虑杀敌!”
“实在不行,大不了放弃地表阵地,把鬼子放进地道打。”
正训话之间,一个警卫匆匆跑进来,报告道:“王参谋,鬼子进攻了!”
“传我命令。”王野咔嚓一声将手中驳壳枪的枪栓拉开,又喝道,“全体准备战斗!”
十几个传令兵便迅速四散而去,将王野的命令传达到另外十几个隐蔽所中隐蔽待命的独立团战士和民兵。
王野到来之前,大孤镇这边就已经分好班组。
王野便直接加入到了魏西来指挥的战斗小组。
这个战斗小组除了魏西来和王野外,还有三营两名战士,县大队的四个民兵及大孤镇的五个民兵,总共十四个人,也划定好了作战区域。
大孤镇的五个民兵负责带路,很快来到分配的作战区域。
很快就找到第一个地道出口,但是隔着老远,就感受到灼人的热浪。
王野紧了紧蒙在脸上的毛巾,再一次提醒道:“检查一遍脸上的毛巾,还有袖口以及裤腿有没有束紧?切不可麻痹大意。”
除了要防毒气,更要防烫伤。
十几名战士便赶紧又检查一遍。
再由两个民兵上前打开地道出口。
才刚打开,滚烫的瓦砾便带着灼得热浪哗啦啦掉落下来。
霎那之间,整个地道口便被滚烫的瓦砾堵死,地道中的气温也在急剧上升,战士们很快就感到了气闷。
“换一个出口!”
王野果断下令:“把这出口封死!”
一行人迅速退出甬道,先用预留的门板堵死,再在门板上覆盖上一层泥土,这将就把灼人的热浪隔绝开来,不会让热量扩散到整个地道。
很快找到第二个出口,这次的运气还算不错,没被堵住。
从地道口上来,是烧得只剩下墙壁的土坯房,房顶屋檐还有楼板全烧没了,门窗也都没了,只剩下一个个的窟窿。
王野打个手势,十几名战士便迅速四散开来。
王野再凑到一个窗户烧掉之后剩下的窟窿前,一眼就看到前方的主干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