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三千五百三十二章 詭獸進城推薦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长袖一挥,神气如河。
明镜台随神气长河飞了出去,佛光万丈,霞彩满天,六祖的光影足有万丈高。
无为没有半分停留,只是神念一动,那些插在地上的竹简碎片便齐刷刷飞起,与飞落下来的明镜台对碰在一起。
“噗嗤!”
催眠全家H♥中等生活
龙鳞战戟化为一道金芒,击穿无为的十万神文防御,落在他背心。
无为背部的青袍炸开,却并没有看见皮肤,只有一片漆黑。就好像,他根本没有身体,又或者身体是一座黑洞。
他背部,冲出万道黑色霞芒,将龙鳞战戟挡住。
借助这股冲击力,无为速度再次提升一截,刹那间,消失在荒古废城中,气息越来越远。最后,冲出了西城门!
帝祖神君收回龙鳞战戟,身上战气渐渐收敛,九条金龙重新回到神袍中,须发长髯皆在飘动。
张若尘收回明镜台,道:“神君为何不追?”
“追上又如何?他修黑暗之道,在黑暗之渊战力至少提升一成,而本君的战力则被削弱了两成。要杀无为这样的强者,诸天都未必做得到。真将他逼入绝境,他必会与我同归于尽。”帝祖神君道。
张若尘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就算用出万佛阵,与帝祖神君联手,将无为困住,又能如何?
无为一旦自爆神源,万佛阵多半就毁了!
“你不是乾坤无量初期的境界?”突然,帝祖神君道。
张若尘微微含笑:“果然还是瞒不过神君。”
帝祖神君道:“看来传言不虚,你已经突破到乾坤无量中期,拥有与裁决尊者一较高下的实力。应该是炼化了古之强者的残魂吧?”
能够在千年破境,这是唯一的解释。
至于张若尘和裁决尊者的那一战,的确流传了出去,但,在神女十二坊的刻意引导下,出现许多不同的版本。
有张若尘硬扛裁决尊者三击而不倒的传闻。
也有张若尘与裁决尊者对战数十会合,难分高下的传说。
当然,也有真实版本,张若尘击败了裁决尊者。只不过,这个传言根本没有人信。
毕竟张若尘在罗刹神城的战绩,众人皆知,是因为借用了大罗神印和天姥的神力。
高楼大厦 小说
张若尘道:“古之强者的出现,的确是一场大危机。但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修士来说,却也是大机缘。千年破一境,在别的时代,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
帝祖神君仔细看着他,眼神即凌厉,又带有一抹笑意:“本君突然觉得,似乎低估了你。你真的是乾坤无量中期?”
张若尘心中暗呼厉害,这种从出生卑微,一路修炼到名动寰宇的人物,太精明了,从一言一语间,就能听出许多信息。
张若尘道:“神君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吗?”
“换做别的任何修士,本君都绝不相信。但你张若尘……还真不好说。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妖孽吗?连极望都说,他压力巨大,已将你视为了修炼动力之源。”帝祖神君道。
张若尘动容,道:“神君与龙主相识?”
“哈哈!交手过几次吧!谁叫天下修士,总是拿本君与他对比?”
帝祖神君看出了张若尘的警惕,以似笑非笑的神色道:“若尘不必对本君有防范之心!不提本君与极望的交情,就你剑界之主的身份,本帝就绝不会杀你。若要杀你,先前就与无为联手了,你可有半点脱身的机会?”
张若尘道:“就因为,我是剑界之主?”
帝祖神君想了想,取出一根白色丝巾。
丝巾散发淡淡寒气,边角出,绣有一只燕子。
张若尘在丝巾上感应到不动明王大尊的始祖气息,不对,是劫尊者的始祖气息。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始祖遗物。
但,内部的始祖神气,是劫尊者注入进去。
张若尘道:“劫尊者给你呢?”
帝祖神君道:“本君欲进黑暗之渊,寻破大自在无量巅峰的机缘。专程去了一趟昆仑界,此丝巾,就是劫尊者赠于。他说,危急时刻,或有用处。”
“看来灵燕子出生黑暗之渊,在宇宙高层不是什么秘密。”张若尘心中暗道。
想着想着,张若尘心中来气。老东西总是说自己穷,没有始祖遗物,为何随随便便就送外人一件?
帝祖神君已将丝巾收起,虽然脸上波澜不惊,但同样心中窝火。
若非必要,他是很不想拿出这根丝巾,更不想提劫尊者的名字。
因为,这根丝巾背后的故事,并不光彩。
帝祖神君叹道:“太上的情况很糟糕,恐怕时日不多了!张若尘,你若现在就赶回去,或有机会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张若尘身体微震,心中一片惨然,自责不已。
“都怪我,是我的错,我应该早一些来荒古废城的。”张若尘悲伤的情绪无法压制。
巫殿遗址显然没有优昙婆罗花。
就算优昙婆罗花真在荒古废城,估计也早就被九死异天皇取走。
帝祖神君疑惑,道:“荒古废城有为太上续命之法?”
张若尘乃非常之人,迅速稳定情绪,看向帝祖神君。
刚才自己情绪失控之时,帝祖神君若趁机出手,他绝对无法逃脱。
可见,帝祖神君倒也坦荡。
但张若尘并未完全放下警惕之心,因为帝祖神君本就是为了破境,才来黑暗之渊。而他身上的地鼎,就是天下间能够帮助修士破境的最珍奇的宝物。
张若尘细思后,道:“神君可听过优昙婆罗花?”
“传说,此花可以为人续命三百千年,是六祖和印雪天找到。对了,我听说,印雪天晚年进入了黑暗之渊。”帝祖神君眼中浮现出奇彩,道:“若能找到优昙婆罗花,太上说不定真有救。”
张若尘道:“天姥告诉我的信息是,朝天阙!”
“本君知晓朝天阙才哪里。你若信得过,可随本君一同前往。”
帝祖神君能看出张若尘并没有完全放下对他的防范。
“唰!唰!”
一金一白两道神光,百无禁忌,横穿荒古废城,向南而去。
……
西城门外,一群诡兽,从黑色的风沙中走出来。
为首的,乃是两位人形诡兽,是一男一女,身体像是黄金铸炼而成,包括头发都如刀片一般,散发金属光彩。
走在地面,会发出“嘭嘭”的金属声,铿锵震耳。
那尊男性人形诡兽,名叫金鳞,手持一柄丈长的重剑,抬头看向宏伟的城门,露出笑意,道:“荒古废城,从今日起,属于我们金族了!”
女性人形诡兽,名叫金雲,道:“荒月消失了,荒古废城对我们的制约,变得更弱。只要毁掉城中的阵法,今后此城就是金族的领地。霸岭之下,金族无敌。”
“霸岭之下,金族无敌。”
……
别的诡兽,跟着齐声大吼。
“走,进城。”
在金鳞和金雲的带领下,十多尊鬼类诡兽,铺天盖地的龙凤诡兽,浩浩荡荡的进入城门。
他们后方,各种形态的蛟类诡兽,与更低等级的诡兽,排布成阵形,密密麻麻,犹如千军万马。
……
张若尘和帝祖神君速度极快,跨越千万里,很快,来到了城南。
一条条尸血河流,汇聚到城南,形成一座数十万里广阔的尸血海洋。
海水,呈暗红色,极为粘稠。
张若尘释放出真理界形,一颗颗明耀的星辰,悬浮在尸血海洋上空。
天上和水中,皆出现一片灿烂而美丽的星海。
在真理光华的照耀下,尸血海洋底部,出现许多宏伟建筑的影子,殿宇成群,像水下龙宫。但,张若尘却感觉到一股恐怖而黑暗的气息,像是有无数凶恶异类,沉睡在那些殿宇中。
张若尘感知到了九死异天皇残留的黑暗气息,心猛然一沉。
帝祖神君道:“刚进荒古废城,本君就来查探过,整座尸血海洋都被阵法覆盖。阵法相当可怕,与城池底部的荒古神阵台相连,既有古之强者的手段,与始祖的刻痕,也有当世强者在漏洞处布下的新阵纹。那位当世强者,多半是天姥。”
“总之,哪怕以本君的修为强闯,也有极大危险。张若尘,你确定优昙婆罗花在下面?”
张若尘突然回头,望向西方天空,眉头一紧,道:“诡兽进城了?”
帝祖神君立即释放出神念,向千万里外蔓延。
探查后,他暗暗吃惊,目光向张若尘盯去。
此子的感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