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 真的亦沉醉-第二百一十七章 夜無眠,狐妖停播閲讀

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
小說推薦這些妖怪怎麼都有血條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夜色无边,终无眠。
清晨。
李敬躺在床头,望着天花板愣愣出神。
贤者时间。
是云雨过后的惯例。
这状态,李敬是第一次经历。
昨夜里的点滴萦绕在脑海里,如梦似幻。
此时此刻,李敬甚至不太敢相信一切是真实的。
不过怀中火热的温度告诉他,虚妄并不存在。
目光望向怀中眼角依稀带有些许泪痕,仿佛像是只小猫蜷缩在臂弯里的柳思思,李敬下意识紧了紧自己的胳膊。
轻微的动作,令柳思思有所察觉。
她睫毛颤动两下,缓缓睁开美眸。
对上视线,柳思思疲惫的娇颜上展颜露一丝浅笑,习惯性地扭扭身子想换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这一扭,当时就叫她“嘶”的一声抽了口冷气,旋即嗔怪着瞪了过来。
李敬讪笑,抬眼继续研究天花板的纹路。
柳思思见状扁嘴,哼唧出声。
“我饿了。”
“噢,我这就起床给你做早餐去。”
李敬应声,顺势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很是利索地穿上衣物蹬蹬蹬走出房间。
眼见这货一有机会就溜得飞快,柳思思略有气恼之余,挣扎着尝试起身,随即放弃默默躺平。
尽管彼此都是头一回没啥花样,夜里李敬也很温柔,可他实在是太能折腾了。
这一折腾。
就是一整晚……
天亮了,才勉强消停下来。
这谁遭得住?
柳思思原本觉得,纵使是不曾有过经验,自己无论如何都是有能力承受的。
如李敬昨夜所说,再不济她也是三境后期。
区区男女之事,有实实在在的三境修为支撑,怎么着她都没可能轻易败下阵来。
但事实是。
她“败”了,“败”得很彻底。
别人是什么样,柳思思不知道。
可她觉得,李敬的精力貌似有点旺盛过头。
即使是五境,那也不至于不知疲倦呀!
感觉就好像……
他对身体的锻炼十分到位,有着堪比妖物修行的体力与耐力。
不得不说,柳思思这感觉十分精准。
单纯就肉身而言,步入五境已有一个多月的李敬在炼体行功路线的不断淬炼下,肉身已拥有堪比五境大妖的强度。
只不过这肉身强度,平日里他无论在生活中还是战斗中都用不太到,也不乐意去用。
掌握着多种瞬发法术,甚至本命灵器可瞬发御物法的最高奥义,他为啥要赤手空拳跟人肉搏?
平躺在床头,柳思思不由自主想起昨夜点滴。
回味那番温情,她嘴角止不住泛起些许甜蜜,随后又愁眉苦脸着揉了揉酸痛的腰肢。
人生头一回。
柳思思觉得腰细不是什么好事,可能粗一点会更好。
拉过被子盖上,她选择合眼调息,凭体内灵气缓和治愈腰间痛楚。
一会她还得去上班。
要不正经对付一番,怕是连走路都难。
……
楼下,李敬比往日里勤快得多。
他这辈子,从没这么勤快过。
当然。
这是应该的。
曾经一度孑然一身的他,在生理意义上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进步,思想也一定程度得到了升华。
不仅做饭勤快了,他心中也是有了决定。
江海市的妖物联合会据点,必须找出来!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他目前所有的,远不足以令他和柳思思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美好背后,是作为男人的责任。
要给柳思思更好的,他得升级,得赚钱!
在厨房里火热朝天忙活了一番,给柳思思整了顿丰盛的早餐摆到餐桌上,李敬坐定在沙发上摸出手机打开月玲玲的直播间。
接着,他发现向来勤快会从上半夜一直播到第二天中午的月玲玲没有开播。
不仅没开播,直播间还挂了公告,宣布停播一段时间。
经过上回李敬的打赏,月玲玲取得了全站大推荐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主播,粉丝数量接近一百万。
她宣布停播,直接间里可以看到不少留言。
有嘘寒问暖的,有关心发生了什么的,也有部分阴阳怪气的。
见月玲玲宣布了停播,李敬顿时明白她应该已通过媒体新闻等渠道了解到了国都的事,且已明了了妖物联合会的真正性质。
李敬没看新闻。
不过昨晚陈雨然说过,国都总署已通报华国全境巡查局针对妖物联合会展开打击工作。
这么大动作妥妥是有开新闻发布会,公开让民众知晓内情的。
这事,想来是对月玲玲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轻叹一声,李敬翻出月玲玲的仙信号,编辑消息。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联系我。你是你,妖物联合会是妖物联合会。你跟他们已没有太多关系,该放下的早点放下。”
发过消息,李敬没指望月玲玲能回复,也没打算进一步打扰她,转手翻出玉怜的仙信号。
“玉小姐,你可有听过妖物联合会?”
消息发送没一会,玉怜回复。
“听过,也尝试了解过,不过没能了解到多少。我家公司手下以前有过一个妖物艺人是妖物联合会出身,后来因为她不洁身自好闹出了艺人污点问题,让我给开掉了。如今人不知在何处,没有再继续演艺事业。”
李敬刚把消息看完,玉怜再次发消息过来。
“你找我问妖物联合会应该是跟官方宣布要全境打击有关?事情我在新闻上看到了,另外我有几个签订了和平条约的大妖朋友也得到了地方巡查局的邀请,希望可以配合调查妖物联合会。这方面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相关消息,不过别抱太大期望。官方公开宣布要针对性打击由妖物组成的组织团体,不论大妖还是三四境的人形妖物都很敏感,没人愿意扯上关系。”
看过这第二条消息内容,李敬微微皱眉。
国都搞那么大阵仗,对混迹在人类社会中的妖物们影响确实不小。
在这节骨眼上。
但凡是妖物,多半都会尽可能避免产生牵连,夹起尾巴低调做妖。
这事,不太好办。
妖物联合会本就比较神秘。
即使是月玲玲这般联合会出身的妖也没多深的了解,更不用说是无关者。
如今各地打击工作展开,妖物联合会高层只要脑子没坑必定会选择深藏,暂时停止一切活动。
魂武至尊 小說
不借助妖的力量,很难找到他们。
巡查局这边显然也明白这一点,这才尝试寻求签订和平条约的大妖配合。
垂眼琢磨一阵,李敬编辑消息。
“今天是周六,你应该没在忙公司的事?”
消息发送,玉怜很快给予回应。
“对,我今天在家。我没签订过和平契约,如今这敏感局面,如非必要我也不敢出去乱跑。”
“行,下午我过来一趟,我们当面聊聊。”
李敬回复消息。
正寻思要不要跟其他自己认识妖物联络一下,柳思思穿着管理局制服从楼梯口走下来。
见到柳思思,李敬翻手收起手机,赔笑起身。
“思思,早餐在桌上。”
柳思思闻言“嗯”了声,瞅着某人满脸赔笑,扁扁小嘴走去餐桌前坐下。
李敬见她一副颇有怨气的小模样,干笑一声跟着来到餐桌前坐定。
“那啥,这几天我可能会忙上一阵。”
“知道。”
柳思思扒拉着早餐应话,道。
“你忙着也好,省得折腾我。”
“……”
李敬。
柳思思这一嘴,有往日那味了。
看样子,在昨夜之后她是彻底放弃治疗,摊牌不打算在他面前继续装温顺可人了。
到如今这地步,她也确实没必要再装。
但同样的,李敬这里也是一个道理。
埋头吃了口早餐,李敬腆着脸道。
“忙归忙,晚上我还是会回家的,陪你‘休息’不是问题。”
柳思思闻声吃饭的动作一僵,扔了个“你能要点脸?”的小眼神过来,懊恼道。
“我又不会跑掉,别整天想着欺负我。你在外面公干,自己注意着点安全。”
说着,她继续道。
“管理局这边我半个月没在,天王组里估计积压了不少事务,我可能也要忙上一阵。”
重生之棄婦醫途
……
越过了那条线,李敬与柳思思之间无形中改变了不少,相比昔日多了几分老夫老妻的味道。
两人本就极端相熟,对彼此的性情有深刻了解。
如何轰轰烈烈的热恋,对两人而言很不现实。
两者更都是比较成熟的类型。
谈个恋爱要死要活,那太幼稚了。
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两人确实在相处中有更加亲密,但相对的彼此多了种类似隔阂的东西。
柳思思生性跳脱,李敬本人也没差。
两人各自都有收敛自身真实性情,想尽可能让对方看到自己更好的一面,谁不想在自己的男女朋友面前看起来完美无缺?
一个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完美男友,另一个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完美女友,自然会有拘束感。
说难听点。
就是两人都在装。
但由于彼此太过了解,想要对方看到自己更好的一面实在有点难,只能尽可能去改变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是最完美的自己。
结过婚的都知道。
只有真正成了家,才会在生活中看到对方最真实的一面。
在这方面,李敬跟柳思思也算是互相有默契。
证在手,有夫妻之名。
越过线,有夫妻之实。
该放开,早些放开比较好。
再继续装,没啥意义。
反正对方性格如何,大家心里明白,何苦呢?
……
吃过早餐,柳思思陪李敬在厨房刷了碗筷,出门去了管理局。
李敬没急着出门,守在家里给无书发了消息。
昨晚没能等到无书把金睿昕用来交换的灵材送来,柳思思便提议要“休息”,他没能顾上等人把东西送来。
计划赶不上变化,李敬自然有安排妥当。
人生头一回“休息”,要被快递打搅了那多尴尬?
等到无书把东西送来,李敬丝毫没含糊,连带昨晚从墨齐及许佳怡手中换来的十三件灵材一股脑全给投喂给了玲珑与青锋。
三十三件高品质养器用灵材,总价值得奔着三十三亿往上走。
这一口气喂下去,多少叫人有些肉痛。
不过喂下去,毫无疑问是值得的。
正因为李敬长期以来不计成本的投喂,玲珑在困住张主事与卢嫣然时才能显得坚不可摧,令两者感到绝望。
不然仅凭灵器五级的品质与神威的加持,未必能够那般牢靠。
灵器属性,是个肉眼不可见但却能给灵器带来无限成长空间的关键要素。
在器物属性生克关系之前,属性强度更是改变同品阶灵器之间生克关系的要点。
举个比较简单的例子。
水属克火属。
如果强度对等,火属必然逊色。
但只要火属够强,照样能把水属干翻。
投喂了两件灵器,李敬驾驭灵兵来到北城巡查分局,将自己的肩章和证件做了替换。
接着,他来到了情报科。
开展对妖物联合会的打击工作,是由情况科与特别行动组负责。
这两个部门,刚好是陆阳成和易修竹分别所在。
有熟人在,说话自然方便。
特别行动组那里,李敬没打算去。
特别行动组是为应对特殊情况的战斗突击部门,属于是外勤,有独立的待命小院及办公室。
有任务时他们通常在外派状态,去了也找不到人。
走进情报科办公室,李敬左右看了看,很快在角落里一张办公桌前看到了陆阳成。
几个月没见,陆阳成变化不小。
至少表面上,他看起来老成了不少。
不像以前总有种吊儿郎当的感觉,像是个干正经事的人了。
此时陆阳成正揣着平板跟一名女性巡查交流,两人举止有些亲密的意味,透露着一种异样的默契,目测应该是搭档了一段时间。
没多想,李敬走上前去。
尚未走近,陆阳成注意到了他的到来,笑着开口。
“哟!这不是重案六组的李巡查吗?今天怎么这么有空过来我们情报科了?”
陆阳成这一开口,老阴阳人的本质显露无疑,证明他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变化。
李敬迎上这话音倒也是倍感亲切。
一晃眼几个月过去,他跟陆阳成和易修竹虽时有仙信联系,但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正经见面了。
“哥俩好久没见,我来看看你不行?”
李敬笑笑,望向一旁打量着自己的女巡查,微微一笑伸手道。
“你好,我是重案六组李……”
话没说完,女巡查伸手跟他握上,似笑非笑。
“我知道你,重案六组的李天王,破过不少大案,跟咱们北城分局之花有过那么一段。”
“……”
李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