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 愛下-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因太在乎分享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
小說推薦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刚刚和张奇人道别的楚戈,下意识以为月影说的会是张奇人话题。
然而月影开口却是这样的:“我会在南江呆一个月,配合南江市局做王家的案子,这是我的见习任务。这期间可以找秋姐姐,履行当初给她研究影子异能的约定。”
楚戈愣神了半天,才叹了口气:“已经不需要了,当初秋秋也就是好奇,现在对她也没什么用。”
月影抿了抿嘴:“可总觉得欠你们的人情。”
“真不用记在心里,我们是邻居。”
“邻居……”月影犹豫片刻,问道:“我那间屋子现在住了别人?”
“还没,我看房东在外面贴了招租,估计同城APP也有上,但好像目前为止连个来看房的都没有。”
“那太好了。”月影难得地有了点笑容:“我还有些东西没来得及搬走,旧电脑什么的……”
“你现在工资不低了吧?”
“实习期,不高的。”
“嗯……那等会去搬吧,我和秋秋还能帮把手。”楚戈想了想,忽然问:“你……见到我爹妈了么?他们还好么?”
月影愣了愣:“谁是你爸爸妈妈?”
“……”楚戈挠了挠头:“算了。打个商量,那盒子里的东西还你们的时候,盒子我能留下吧?”
月影犹豫道:“好像盒子没什么……不过我也必须请示一下。”
“公家的事情真是麻烦。”楚戈吐槽。
月影没回答,楚戈也没继续。
两人的交流非常路人……感觉和月影基本没话说,试图找各种话题都无法顺畅随性地继续,和刚才与林武阳随意闲聊的感觉不可同日而语。也许因为大家本来就不熟,也许因为月影的性子太淡了,让人感觉很难玩笑随意。
也或许是因为两人终究是一男一女,如今的楚戈满心都是秋无际,和其他女孩子多说话都觉得不太好。何况两人中间还有个张奇人……让楚戈感叹的是,从头到尾,月影都没有提过张奇人这个人,仿佛大家的邻居关系和张奇人没有半点关联。
他实在忍不住主动提了一句:“张奇人要出国了。”
月影淡淡道:“要抓他,我本人就是他办黑拳和杀人未遂的证据,他本来连跑都跑不了。”
楚戈道:“那你为什么不抓?”
月影终于看了他一眼,认真道:“你和秋姐姐救了我,他如果因此被抓,可能会恨你。对我来说,这算坑了恩人。”
楚戈默然。
月影转身离去:“他如今做的坏事根本不会收手……终有一天,他会有其他事情落在我的手里。”
…………
楚戈骑着小电驴默默地回家,明明月影也是回那小区,他没说要带月影,月影也没让他带。只是一晃神,月影已经不知融于哪片影子不见了。
原本赚了十万块还听说林武阳可能提拔,心情挺好的,此时却莫名其妙变得有些沉闷。
Half and !!!
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张奇人出国也不算什么坏事,自己也并不觉得月影和张奇人需要和好,在张奇人和月影这件事上楚戈站的是月影。反正一切都很符合常情,可不知怎么的心情就是有点闷。
也许是文青病犯吧,楚戈自己也想不明白。
也许因为世人都只喜欢看见美好的故事,仅此而已。
眼前忽然出现一抹倩影。
秋无际拎着个菜篮子,手上一摇一摇地回家。似是有所感应,在楚戈的小毛驴出现在街角的时候,她便同时转头看了过去,露出了“好巧啊”的喜悦笑容。
楚戈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天高海阔,如同秋水弥漫在心里,荡尽了雾霾。
“张奇人出国了啊?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一脸沉吟。”
夜色訪者 小說
回到家里,秋无际坐在沙发上托腮听楚戈讲故事,一手往篮子里掏出各种水果,变戏法般摆在桌上。
楚戈奇道:“怎么忽然想起买水果了?以前没见你想这茬。”
“我不是给你买过榴莲了么?”
“你确定那是为了吃水果?”
“哼。”秋无际道:“以前我觉得这里饿了有饭菜、渴了有饮料,似是用不上水果,只当个零嘴,不用刻意去买的。萌萌今天跟我科普了一堆水果的好处,我就去买了。”
楚戈失笑:“她是不是震惊你没怎么吃水果还有这么好的皮肤?”
“我跟她说我吃过的水果比她吃过的饭还多。”秋无际死撑面子道:“但我看她好像误会了,以为我的皮肤都是吃水果吃出来的……”
楚戈笑得打跌。
秋无际哼唧唧地削苹果,随口问刚才的话题:“这个世界有多少国家?我没查过。”
楚戈道:“两百多个吧,具体我没记。”
“两百多个?”秋无际眼睛发直:“你写的书中世界比这里大吧,然后你写了九个国家?”
楚戈捂脸:“扑街写手就这样的了,你自己之前编故事考虑过几个国家啊?”
秋无际丢了水果刀,也捂脸:“两个,互相打仗。”
两个捂脸的人互相从指头缝里看了看对方,都是扑哧一笑。
秋无际便道:“好啦,师父写得已经很好了。”
楚戈也道:“师父威震天下,几个国家也一样。”
两人同时放下捂脸的手,雄赳赳气昂昂。
秋无际继续削苹果。
楚戈干咳道:“这个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也没啥意义,对我以及大部分人们来说,只有两个:中国和外国。”
秋无际道:“除我皆敌?”
“差不多有点那意思,虽然没那么夸张,盟友还是有的……”
“那张奇人现在去的那个呢?”
“曾经血仇的敌人,对了,你看的神剧里,敌人就是他们啊。不过现在建交了,往来不少。”
秋无际倒是很理解国家之间那点事,微微颔首,却又冷笑:“原来电视里那些就是他们啊。要是当时本座在……”
楚戈偏头看着她,忽然道:“诶,你当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人么?”
秋无际愣了愣,反而很奇怪地问他:“我为什么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要不要看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楚戈:“emmmm……”
“就算按书中世界来看,你是这个国家的人,出于你的文化和观念、套用这个国度的道经与神话传说而建立的世界,当然是属于这个国度的文明。”秋无际道:“我看有些点播剧,人长得和我们不一样就算了,连人的名字都记得头大,那才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记得你曾经还想跑国外战乱之地去。”
“那是为了立足,又不是真感兴趣。”秋无际托腮想了想,却又道:“兴趣也有点,毕竟算是认知世界的一环,了解各地风情嘛……什么时候我们真的出国走走吧?”
“暂时这是做不到了,起码得等我完本,那时候一身轻松,估计疫情也差不多了……到时候手头也有点钱,我俩去环游世界。”
秋无际伸出手指头:“一言为定。”
看着那青葱白玉般的手指头,楚戈却犹豫了没有勾上去。
秋无际奇道:“怎么?”
“感觉这玩意像flag,塞上牛羊什么的,我们不约,该去就去,有什么好约的。”
“噗……”秋无际笑弯了腰:“你们一边破迷信,一边比谁都迷信。”
楚戈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不迷信……我只是太在乎你。”
秋无际的笑声止在那里,看了楚戈半天,忽然将手里的苹果塞在他嘴里:“吃果果,别想太多。”
————
PS:晚上还是三更,十点左右。